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张景不知道两个女人对话,十分钟后他在精品酒店门口停车场见到客户。

  这是一个香江人,四十多岁的样子,微胖,个子偏矮,显精神。

  “你好张先生,”来人客气自我介绍,“我叫江久福,做翡翠生意,只要你的货好,我可以给出合理价格。”

  张景伸手和对方握在一起,“客气,咱们直接看石头?”

  “行,”江大福爽快道,“这样最好。”

  石头就在车里,张景打开车后门。

  江久福拿着聚光手电筒上前验货,好半响试着问,“你打算卖多少钱?”

  “因为不懂,我会找三个客户报价,然后卖给出价最多的。”

  江久福点头,能理解张景的做法,思考七八秒道,“虽然没有全部解开,但它足够大,我可以给500万米元报价。”

  “你有机器吗?”张景大方道,“可以从另一面再切一刀。”

  石头下粗上窄,形似不是那么规则的水桶,正面已经被切开,一湖蔚蓝。

  除石衣有点厚,品质很赞,看着让人喜欢。

  江久福没想到张景如此胆大,万一另一边只有石头,价格会应声下跌。

  当然,如果另一面也是同样漂亮,价格得加一倍。

  半小时后,江久福让人送来一台切割机,机器挺大,放在皮卡车后面,借用酒店电源启动。

  一群白的黑的老外围过来看稀奇,兴趣勃勃的样子。

  轰鸣声过后,还有一层薄薄石衣,不用聚光手电筒,已经可以看到翠绿。

  后面不用切,江久福主动把价格加到1200万。

  张景感觉这个价格差不多,但没有立马答应,邀请对方一起共进午餐,饭后礼貌送走江久福。

  离开精品酒店,张景开车五十公里回玫瑰红酒庄。

  因为不对外营业,600英亩种植园显的冷冷清清,酒屋没人,张景来到酿造车间。

  刚到车间大门口听到一阵好听歌声。

  Ha!

  Herknees,feetandelbowworktheirthingintoamamba

  她的双腿手臂都在舞个不停

  Thescenestartstocrumbletothesoundofthedrums

  鼓声响起,舞台开始混乱

  Ohboy,thereain'tnoneedtobuythatdiamondring

  亲爱的男孩,没有必要给我大钻戒

  Itain'tnobigthing,justshowheralittleswing!

  给她看看你摇摆的舞姿,这没什么大不了

  Nocareabouttheblingbling,bro

  我不在乎那些闪闪发光的球宝

  Thoughthereain'tnothingtodo

  也绝对不是无事可做

  Oh,soonit'sover

  快点,音乐快要结束

  andyou'llsingthewalkingblues

  她会唱起那首《walkingblues》

  ...

  ...

  简单歌词,节奏欢快,意境明朗,听着俏皮,耳朵舒服。

  不知别人听着什么感觉,张景有种爱上音乐的冲动。

  往前走,非裔妹子尤多希瑶正在车间大门左侧拖地,一边拖地,一边唱歌,看上去很嗨皮。

  尤多希瑶今年22岁,身高约1.7米,体重约100斤,身材特点是挺。

  性格特点是乐天派。

  体形有点壮,喜欢运动,人还算漂亮,有一头好看脏脏辫。

  “唱的挺好。”张景赞美。

  尤多希瑶停下拖地动作,激动上前拥抱张景,“BOSS你没事真是太好了!”

  有点弹的感觉,张景轻轻抱抱她。

  “能适应在酒庄工作吗?”张景聊天问。

  “当然,”尤多希瑶肯定回答,“我很喜欢现在的工作。”

  张景点头,问出心里疑惑,“你为什么在外面找不到工作?”

  “我曾经欠过银行信用卡两次,坐牢三个月,信用分很低。”

  原来是失信人员,如此就能理解,为什么尤多希瑶愿意卖苦力,却找不到工作。

  聊天几句,张景在车间深处找到酿酒师辛迪,她正在高架上,一台大型酵罐前,往里张望。

  两个新人,美森和维妮也在这里。

  “你好辛迪小姐,”张景打招呼问,“马上七月,你准备好迎接葡萄成熟了吗?”

  辛迪居高临下,看向张景,“如果我说没有呢?”

  “没关系,”张景耸耸肩,语气不在乎道,“反正我不靠酿酒赚钱。”

  辛迪轻哼一声,“不要小瞧人!”

  张景呵呵,不管她,打算去找徐泽洪聊聊。

  “等等,”辛迪从背后叫住张景。

  张景回头,“什么?”

  女人认真感激道,“谢谢你愿意支持我酿酒。”

  雇佣她原本只是做做样子,没想到后来弄假成真,不在意摆摆手离开。

  目送张景走远,维妮,美森两个新人目光异彩连连,“BOSS是富二代吗?”

  “他是富二代的爸爸。”辛迪语气肯定回答。

  简单逛一圈,从酿造车间离开,张景返回到凶宅别墅,进入书房。

  既然暂时不能离开花旗国,张景打算去找蒙大那州找恐龙化石。

  收录新寻宝线索,点开任务介绍。

  ‘张洛:1812年6月1日,国会通过詹姆斯·麦迪逊的对阴宣战提议,真实目的是占领枫叶国,扩大花旗国版图;

  我做为一名民兵,1812年10月初随约3000人队伍渡过哥伦比亚河,在俯瞰萨斯喀彻温的昆斯顿高地峭壁上建立阵地;

  阴军10月12日夜发动奇续袭击,因为准备不足,许多队友还未交火便四散逃跑,我也被吓的不轻,一枪未放,跟着逃跑;

  重点:逃跑过程中,经过一条小河,我被河底一个野兽头骨卡住脚,当时没有考虑太多,后来想想,它的形态不正常,像是一种恐龙头骨。’

  介绍很多,有用信息不多,简单总结。

  ‘昆斯顿高地峭壁’‘夜晚’‘盲目逃跑’‘小河’‘疑似恐龙头骨’

  离开书桌,走到一排相片墙下,停在张洛(1785-1855)跟前,因为相机发明时间问题,数任张姓传承人,只有他有相片。

  但也很经很模糊,斑驳的厉害。

  让张景感到乐呵的是,这位大哥居然一枪未放,直接被吓跑逃了,这得有多怂?

  心里打定注意,卖掉翡翠,立即就出发。

  次日。

  驯马师艾吉丝,骑师安迪,兽医露丝,视频运营伊莉娜,非裔杰米,老戴金的女儿米丽卡,从马里兰州回来,

  值得开心的是,女骑师海法经过移民律师,沈明明的同事努力,也一起成功回来。

  一一拥抱过后,张景轻轻抚摸‘死不了’的大脑袋,它今年已经10岁,‘大将军’也已经13岁。

  ‘死不了’或许还能跑一两年,‘大将军’真的已经有点超役。

  果不其然,艾吉丝在旁边建议道,“为避免受伤,也为避免掉价,‘大将军’和‘死不了’最好退役,为马场生产小马驹,冠军马场不能只有三匹马。”

  思考中张景点头,以前不知道,‘死不了’受伤后才知道,赛马如果骨折,只能安乐死。

  一只腿骨折,另外三只腿很快也会生毛病。

  把马吊起来休养也不行,和它们的骨骼结构有关系,纤细有力量,却有种一次性的感觉。

  如此,也是为马场良好创造效益。

  虽然它们体能已经过巅峰时期,却还处在产崽的最好年龄段,三年两胎没问题。

  因为它们跑过好成绩,只要公马不是那么拉垮,皆能卖到好价钱。

  当然,冠军马场马匹数量少,暂时不会考虑对外出售。

  众人散去,聊完公事,艾吉丝聊到私事,“听说你跟丁佳琪已经分手?”

  张景哈哈一笑,“你听谁说的?”

  “她已经很久没有来马场,还用别人说吗?”

  不仅艾吉丝这样想,马场其他人也这样认为,张景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

  艾吉丝默认,居然长长叹息一声,“她其实很不错,对朋友有情有义,缺点是心机重,戒备心重,偏偏给外人一副很清纯,很友好模样。”

  张景呵呵,艾吉丝说的缺点,在他看来都是优点。

  有点心机不是坏事,有戒备心也不是坏事,可以保护自己。

  话锋一转艾吉丝把一缕金发撩到耳后,动作看上去性感,“今晚我们找个地方喝一杯。”

  “我已经有两个新女朋友。”

  艾吉丝微微一愣,旋即洒脱道:“那你不介意有第三个吧?”

  不用考虑,张景摇头,“适当距离产生美,我不想马场失去唯一一位驯马师。”

  张景是认真的,现在他已经看开,也玩的开,比艾吉丝漂亮的女人很多,没必要吃窝边草。

寻宝全世界



*** 即刻加入,和万千书友交流阅读小说寻宝全世界的乐趣!品书居永久地址:www.ipinshu.org ***  注册品书居会员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寻宝全世界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寻宝全世界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5-2016 all rights reserved 全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