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秦沧阑直愣愣地倒在了血泊中,眼底还残留着尚未褪去的震惊。

  郭桓冷漠地看了他一眼,拿出帕子擦掉手上的血迹,面无表情地离开了。

  天际骤然划过闪电,雷鸣惊阙,乌黑的云团被撕裂,暴雨倾斜而下。

  秦沧阑望着豆大的雨珠,眼神一点一点涣散。

  华音……

  我来找你了……

  “你们看!那边有个人!”

  “谁呀?”

  “过去瞧瞧!”

  几个路过的百姓冒雨冲了过来。

  “有个人被杀了!”

  “他穿着盔甲,是不是朝廷的武将啊?”

  “流了这么多血……还有救吗?赶紧送医馆吧!”

  “来不及了,没气了……”

  黑暗中,一名戴着斗笠的蓝衣男人走了过来。

  “出什么事了?”他问一个与自己擦肩而过的小伙子。

  小伙子道:“那边有个人被杀!好像是朝廷的武将!唉,这年头,连京城都成为不法之地了……”

  钦天监。

  司空云站在阁楼的观星台上,瞭望着风雨飘摇的京城。

  “师父。”

  一个弟子撑了伞过来,举在他的头顶:“雨大,您进去吧?”

  司空云双手负在身后,望着漆黑如墨的暴雨,喃喃道:“将星的光芒……彻底没了。”

  弟子似懂非懂:“师父是在观星吗?下雨了,当然看不见星星了。”

  司空云怔怔道:“不是下雨了,将星才陨落,是将星陨落,才天地悲鸣。”

  “监正大人!监正大人!出大事了!”

  钦天监的主簿一口气登上七层高塔,喘得上气不接下气,“老护国公……被人刺杀了!”

  司空云痛心地闭上了眼。

  卫廷与苏小小得知郭桓逃走之后,即刻翻身上马,往丞相府的方向赶去。

  他们在暴雨中一路疾驰。

  “走近路!”卫廷说。

  苏小小点头!

  卫廷勒紧缰绳一个急转,杀入了右侧的巷子。

  苏小小紧跟其上。

  若非这段日子的严苛训练,一般人还真驾驭不了暴雨中的疾驰。

  卫廷凭着惊人的五感,带着苏小小在狂风暴雨中穿梭。

  终于,他们抵达了丞相府东侧百步之距的巷口。

  这里早已被京兆府的官差与凑热闹的百姓围了起来。

  二人下了马,神色冰冷地挤进人群。

  “干啥干啥?别挤!退后!”一名官差厉喝。

  苏小小推开他朝秦沧阑走了过去。

  “喂你干啥!”

  官差就要去抓苏小小,卫廷亮出了武安府的令牌:“卫廷。”

  官差脸色一变,赶忙躬身行了一礼:“卫大人!”

  卫廷也走了过去。

  秦沧阑伤势过重,没人敢轻易挪动他,一名路过的大夫跪在雨中为秦沧阑查探伤势。

  他遗憾地摇了摇头:“救不了了,准备身后事吧。”

  “让开。”苏小道。

  大夫扭头,见是个淋着雨的小丫头,语重心长地说道:“姑娘,别添乱,赶紧回家去吧。”

  苏小小:“我说,让开!”

  大夫与一旁的官差正要呵斥她几句,却被她眼底突如其来的杀气震慑,那是一双仿佛不属于活人的眼睛,只是看着便叫人不寒而栗。

  大夫与官差们呆呆愣愣地让开了。

  苏小小蹲下身来。

  卫廷从官差手中拿过伞,撑在她与秦沧阑的头顶。

  与此同时,他的目光也落在了秦沧阑胸口的匕首之上。

  “是郭桓……”

  这是郭桓的匕首。

  是郭桓十七岁生辰时,他六哥送给郭桓的那一把!

  郭桓这是赤裸裸的挑衅。

  他在告诉卫廷与苏小小:瞧,是我杀了秦沧阑!

  至此,一切都明了了。

  陈舵主与郭桓有不同的任务,陈舵主的是刺杀景宣帝,郭桓的是刺杀秦沧阑。

  郭桓这几日一直被关押在别院,此期间他不可能与白莲教接触,由此推断,他在被抓走之前就已经接到了刺杀秦沧阑的任务。

  陈舵主对郭桓的任务是不知情的,但郭桓一定知道陈舵主的。

  不然,他不可能将时机算得这么准。

  白莲教能找到郭桓,就说明苏璃那边露了馅儿。

  苏璃是怎么露馅儿的,卫廷心里有个大胆的猜测。

  另外卫廷心里还有一个更大的疑惑——白莲教的人是怎么找到那座别院的?

  一瞬间的功夫,卫廷的脑海里已闪过无数思绪。

  苏小小摸了秦沧阑的脉搏,又趴在秦沧阑的心口去听他的心跳。

  脉搏没了,心跳也听不到……

  “我要给他拔刀,我需要一间干净的屋子。”

  最近的府邸是丞相府,且因郭夫人常年卧病,丞相府住着府医,药材也方便。

  但,他们是绝不可能将秦沧阑带去丞相府的。

  卫廷蹙眉:“我知道一个地方,钦天监!”

  ……

  “司空大人!他们就在门外,要放他们进来吗?”

  主簿问。

  司空云道:“放。”

  主簿迟疑道:“大人……属下明白您与老护国公私交不错,可您身份特殊,陛下十分忌讳您与朝中重臣来往。再者,属下听说老护国公气都没了……”

  司空云望着滂沱大雨,正色道:“开门,我去送神将最后一程。”

  厚重的玄铁大门被八名高手合力打开,卫廷抱着秦沧阑走了进来。

  他郑重道:“去备一间干净的屋子!”

  众人回头望向雨后的司空云。

  司空云点头:“照卫大人说的做。”

  “我来带路吧!”那名弟子说,“卫大人,请随我来!”

  卫廷的身后还跟着一个面生的小胖丫头,众人没太在意。

  只因他与卫廷一起,便放了她一道入内。

  大门缓缓合上。

  京兆尹大惊:“哎!哎!本官还没进来呢!本官要查案的!监正!监正!”

  弟子将三人带去一楼东头的厢房。

  卫廷将秦沧阑缓缓放在床铺上。

  苏小小对弟子道:“劳烦准备一套干爽的衣裳,一桶热水,剪子,金疮药……若无金疮药……白及、仙鹤草、紫珠叶亦可!丹砂少许!若这些都没有,百草霜也行!”

  弟子愣愣的:“百、百草霜?”

  苏小小道:“锅底灰!”

  “呃……是。”

  弟子一头雾水地去了。

  “我去帮忙!”卫廷去找衣裳。

  司空云来到屋内。

  他深深地看了苏小小一眼:“伱打算救他?”

  苏小小并不认识司空云,但瞧他的气质,也不难猜出是传闻中的那位监正。

  他曾为静宁公主批过命,说静宁公主的身上承载着大周皇族的气运,这也是为何静宁公主明明不擅讨长辈欢心,却依旧成为了景宣帝最器重的皇嗣。

  今日刺杀过后,景宣帝问的第一句话就是——静宁如何了。

  苏小小解开秦沧阑的衣衫:“是,我要救他。”

  监正神色复杂地说道:“你救不了的,将星陨落,此乃天命。”

  “天命?”

  苏小小的眼底闪过一抹讥讽与不羁。

  “那我偏要逆天而行!”

  求秦沧阑求一波月票!

  (本章完)

  

将军,夫人喊你种田了



*** 即刻加入,和万千书友交流阅读小说将军,夫人喊你种田了的乐趣!品书居永久地址:www.ipinshu.org ***  注册品书居会员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将军,夫人喊你种田了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将军,夫人喊你种田了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5-2016 all rights reserved 全部小说